像哲学家一样生活

这本书可以帮助理解「斯多葛哲学」,以及为什么斯多葛哲学 is a guide to the good life.

书中提到了一些心理技巧,如「消极想象」,「控制两分」等,可以帮助应对生活中发生的一些「不如意」之事,不被这些事搅乱宁静的状态。虽然看完可能很快就忘了,但或许可以种下一颗种子。

爱比克泰德将塞涅卡睡前沉思的忠告又往前发展了一步:他建议,处理日常事务时,我们应该同时扮演参与者和旁观者这两个角色。换句话说,我们应该在自己的内心创造一个斯多葛主义的观察者,来监视我们,对我们践行斯多葛主义的努力做出评价。

自寻不适可以被想成一种疫苗:现在将自己暴露给少量弱化的病毒,我们就在自己体内创造了一种免疫力;这种免疫力将来就能保护我们免遭病害的侵袭。

换句话说,当斯多葛主义者劝告我们度过每一天要像度过最后一天那样时,他们的目标并不是要改变我们的活动,而是要改变我们进行这些活动时的头脑状态。特别是,他们并不希望我们停止思考未来、为明天做计划;他们其实是要我们在为明天思考和做计划的同时,记着欣赏今天。

当和一个朋友说再见时,我们应该悄悄提醒自己,这也可能是最后的分别。如果这样做,我们就不那么可能把朋友的存在看成天经地义,结果就会比不这样做从友谊之中衍生出更多的乐趣。

她应该记住,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从命运那里“借来的”,命运可以不经我们允许而将它收回——的确是这样的,甚至都不需要提前通知一声。因此,“我们应该爱我们所有的心爱之物……但是始终都要想到,我们并没有得到可以永远保有他们的承诺——没有,就连我们可以长期保有他们的承诺都没有得到。”所以,在享受至爱的人的陪伴时,我们应该时不时地停下来思考这个可能性,那就是这种享受是会完结的。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来完结它,我们自己的死亡也会完结它。

他们建议我们花时间想象我们失去了自己所珍视的东西——比如妻子离开了我们,汽车被偷了,或者失去了工作。斯多葛主义者认为,这样做,相对于不这样做,会让我们更加珍视我们的妻子、汽车和工作。

我们人类不幸福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不知足;努力工作、得到我们想要的之后,我们会惯常地失去对所渴望事物的兴趣。我们得到的并不是满足的感觉,而是感到有些乏味,并且作为对这种乏味的反应,我们会继而形成新的、更大的欲望。

现代人很少看到采纳一种人生哲学的需要。相反,他们倾向于把日子用于努力工作,以便能够买得起最新潮的消费品。他们坚定地相信,只要买够了东西,就能过一种既有意义又最令人满足的生活。而且,即使这些人明白了购物之外生活还有更多内容,他们也不可能在对人生哲学的追求中转向斯多葛主义。

爱比克泰德认为,哲学的主要关注应该是生活的艺术:正如木材是木匠的介质、青铜是雕塑家的介质一样,你的生活就是你践行人生艺术的介质。

在这篇散文中,塞涅卡解释了怎样做才是追求安宁的最佳方法。从根本上讲,我们需要使用理性来赶走“所有那些使我们激动或使我们受到惊吓的事物”。如果可以做到这一点,就可以保证有“无法被破坏的安宁和持久的自由”,我们就能体验“坚实的、永恒的、无穷尽的愉悦”。

斯多葛主义并不像犬儒主义,它并不要求支持者采用禁欲主义的生活方式。相反,斯多葛主义者认为,享受生活所能够提供的好处并没有什么错,只要我们在享受的方式上小心谨慎就行。特别是当客观环境发生变化时,我们就必须准备好放弃这些好处而不感到遗憾。

公元 41 年,40 多岁的塞涅卡就被送往了我们称之为“贫瘠、困难重重的荒石之地的科西嘉”。在这期间,他阅读、写作,对这个岛屿进行研究——大概正是践行他提倡的斯多葛主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