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letter #3

音乐

Diamonds and Rust

之前只觉得这首歌好听,结合歌词和背后的故事之后,更加丰满了。这是 Joan Baez 在 1975 年为 Bob Dylan 写的歌,遇见他的 14 年之后。1961 年,Joan Baez 作为民谣女皇带 Bob Dylan 进入民谣界,1965 年 Dylan 英国巡演期间两人出现裂痕,直至疏远。有时会惋惜这段感情,但细一想,没有这段遗憾,可能就欣赏不到这么好的作品了。

PS: 关于这首歌的解读可以参考 这篇文章

My back pages

Dylan 在 1964 年创作的歌,建议听 Dylan 出道 30 周年的群星演唱版本。很难想象 23 岁出头居然可以写出 I was so much older then,I’m younger than that now(曾经老态龙钟,而今活力重现)这样的句子。

Mr. Tambourine Man

Dylan 在 1965 年创作的歌(前期的优秀作品真不少),之前听着没什么感觉,细看了下歌词,这不就是诗么···,意象非常丰富,就像在一个清晨朦胧的状态中,被街边的音乐吸引和指引,在想象的空间中开始了探索。

黄舒骏 - 改变 1995

看「只有大众,没有文化」这本书中,有提到黄舒骏,于是就听了这首歌。这是一首纪念好友杨明煌的歌,就像在他的墓前,给他读报纸,讲讲现在的世界都变成了怎样,很有画面感。可以感受到作者对已故之人的心思,以及两人之间深厚的情谊。

教父第四季的可能性,我看微乎其微

我在巨蛋,帮你听了 Desperado,满脸都是泪

朴树 - 清白之年

听播客「文化有限」时,超哥提到她最近背的一首歌是「清白之年」,于是就翻出来听了下(说起来我最后背的一首歌貌似是 Eason 的「一丝不挂」),就像一个顶级大厨,用毕生功力做了一道「小葱拌豆腐」,清淡但细细回味口感极其丰富。

大风吹来了
我们随风飘荡
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
此生多寒凉
此身越重洋
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

文章

Paul Graham - Life is Short

这是网友翻译的中文版本,PG 在有了孩子之后,重新思考了「人生是否太短暂」的问题,他的结论是:就是太短暂了。比如一年能看 10 来本书已经不少了,能陪孩子过的节日,算下来也就那么几个,转化成数字之后就会更直观。那该做些什么,作者给了一些参考:

我想到没有太多东西时可以做的两件事:尝试获取更多东西,或者仔细品味拥有的东西。 两者都有意义。

避免被某些事物吓到的通常方法是有意识地意识到这一点。 在生活更不稳定的时代,人们对待死亡的态度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些病态。 我不确定为什么,但是不断提醒自己死神徘徊在每个人的肩膀上,似乎不是正确的答案。 也许更好的解决方案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问题。 养成想做的事情 “立刻去做” 的习惯。 不再等待有机会再去爬山,或写书,或去看望母亲。 您无需经常提醒自己为什么不应该等待。 别等待就对了

细想一下,跟「遗憾最小化」讲的其实一个事,为什么没有去做那些更「应该」做的事情呢?可能是因为「安全感」和「惯性」吧, 塔勒布说最有害的三种瘾:毒品,碳水化合物,月薪,也不无道理。

「为什么」的中心

很早之前看过 Alan Kay 的这篇文章,这次看到有同学 翻译了出来,正好又温习了一遍。他认为除了音乐、绘画外,科学、技术都是艺术。这可能跟 Alan 的出身背景有关,他从小喜欢科学,而母亲又喜欢音乐,因此会更多的思考其中的联系。

科学是表象和“表象之外有什么?”之间的关系。

科学的艺术是找到不被愚弄的方法,让无形的东西变得更可见,并创造出理论,这些理论是我们能够制作的最好的地图,关于我们无法直接获得的东西。

只有当你意识到自己是盲人时,你才能学会看东西。教育是帮助人们认识到他们是盲人,并教他们如何看一点。

How To Understand Things

文章 的作者认为智力分「硬件」和「软件」,前者指先天条件,后者指方法和态度,可以学习,因此智力不是一个固定值。是否已经理解并不好判断,需要通过不同方式来测试,不要被自己所迷惑,这也是为什么写作、实践很重要。聪明人跟问题搏斗的时间更久,会尝试找到多种解决/证明方法,无法接受模棱两可的状态。

Motivation: the will to think

  • not understanding something — or having a bug in your thinking — bothers you a lot.
  • What exactly is X? why must X be true?
  • when in doubt, go closer